我并未读过尼尔·盖曼的原著(这位帅哥的作品我一本也没有读过),所以只能从影片的角度来谈谈个人想法,不过影片一旦被创作出来,也就具有了相对于小说的文本独立性,我们不必总是拘束在原著的窠臼里去评判一部电影,对吧?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相当值得一看的定格动画,而且对我国的儿童奇幻类文艺创作不无启发,那种打通各种壁垒——这些壁垒往往是被臆想出来的——后所呈现出独特的风格在华语电影中是找不到的。

如何面对孩子提出的“尴尬”问题?

担心“学坏”,不准孩子问?

故意告诉错误的信息逗孩子?

遮遮掩掩转移话题?

影片的怪诞风格使我下意识的联想起蒂姆·波顿的《僵尸新娘》,不过这类风格在《鬼妈妈》的编剧和导演亨利·塞利克那里似乎更加源远流长——1993年他导演的《圣诞夜惊魂》基本上可以看作是《鬼妈妈》的一次预演(蒂姆·波顿是《圣诞夜惊魂》的制片人并提供了影片的整体故事创意,从而使这部作品更多的被冠以“蒂姆·波顿作品”的名头)。
哥特式的美学风格贯穿于《鬼妈妈》的始终,从头到尾女主角卡萝琳都生活在一个雾气氤氲、终日不见阳光、处处神秘诡异的小镇里,连她家的房子都有着一个多世纪的古老历史——老宅几乎是全世界鬼片的一个基本元素,这个小镇很容易让人与《无头骑士》里的那个“沉睡山谷”相提并论,不过我在看片时眼前却浮现出了《寂静岭》里那个总在飘落着如雪余灰的小镇——《鬼妈妈》中的浓雾进一步的加深了我的这一印象,特别是小男孩瓦比在浓雾中抓“香蕉鼻涕虫”的那场戏。不过《鬼妈妈》并没有着力打造一个恐怖故事,当卡萝琳发觉墙角的秘密门道通向一个更加诡异的世界时,影片其实营造出某种温馨的情调——在这里,小卡萝琳的一切梦想都得以实现,她的父母甚至都有了复制版,而复制版的父母对卡萝琳百依百顺。

女儿松子刚满十岁的时候,像开了闸的水库,突然开始频繁的问关于两性的问题,而且小脑袋瓜儿思考得相当深入,有的问题恐怕成年人都不一定认真琢磨过呢。

《鬼妈妈》对我童年记忆的勾则引来自于卡萝琳楼上的那位“B先生”(Mr.
Bobinsky),B先生是唯一对卡萝林的超自然经历有认同感的成年人,他甚至直接充当了卡萝琳与会跳舞的老鼠之间的传声筒——当然B先生总是像算命先生一样闪烁其辞、故弄玄虚。在我看来,这位长相与螳螂类似的B先生无疑就是美国儿童文学中的《怪老头》——还记得上海美影厂的那部木偶剧吗?在郑渊洁的《舒克和贝塔》以及《旗旗号历险记》等作品被搬上银幕就被迅速的庸俗化以后,《怪老头》成了我童年记忆中难得的珍宝。细究下来,《怪老头》与《鬼妈妈》一样具有难得的独特气质:没有把儿童读者(观众)当成头脑愚笨的白痴,从而放弃了虚假的道德说教和对外部世界简单粗暴的高、大、全正面描绘——这种描绘被道学家们一致认为会对儿童建立真、善、美的“正确认识”起到强大的建构作用,但实际效果往往相反,那种夹杂在恐怖与怪诞之间的似是而非的人生体验,对孩子们才有着更为致命的吸引力——这个世界不正是这样的吗?而且一旦当创作者这么做了以后,作品的吸引力就会连带性的波及到成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把《鬼妈妈》仅仅框定在“儿童文艺”的范畴内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而我国的动画片总是停留在“低幼阶段”的原因恐怕也正是源自于此。孩子的世界与成人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孩子们总会发现神秘的未知力量所在,一般这些力量都来自于某个被大人们不屑一顾的地理空间——记得在《樱桃小丸子》里也有一集《小丸子的秘密基地》吧,那个神秘的大宅无疑将成为小丸子长大成人后永远无法理解同时又难以忘却的生命经验,而《鬼妈妈》开头时卡萝琳寻找的那眼古井也有着同样的意蕴。

就在那段时间,我在微信发了条朋友圈,没想到,引起“轩然大波”。

值得注意的是,当卡萝琳爬向那个怪诞世界时,她通过了一个冗长的人类器官式的管道,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看,这应当是象征着母体的产道(所以外滩观光隧道的设计十分傻X),也就是说,卡萝琳的内心有着某种对“童年”的向往——尽管她还是个孩子,但在某种意义上说,卡萝琳拒斥长大(或者说对长大不适应):长大意味着她无法再像婴孩时一样为所欲为,而且不会再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呵护,长大后的卡萝琳对父母提出的要求多半会被拒绝。由此,把《鬼妈妈》做心理学层面上的解读,其实跟大卫·芬奇+布拉德·皮特+菲茨杰拉德的那部奥斯卡提名作大差不差,只不过塞利克比芬奇做得更成功而已。
《鬼妈妈》中的性别设置也饶有趣味。最大的魔头居然是卡萝琳的母亲——女巫的控制只不过是障眼法,内里诉说的还是母性亲情缺失后母亲这一形象的迅速妖魔化。从年龄上来讲,卡萝琳应当处于青春期将来之时,按照弗洛伊德的教导,埃勒克特拉情结导致的“恋父憎母”倾向成为此时卡萝琳的潜意识,所以,父亲在片中是个被母亲控制下的傀儡,尽管父亲也常常拒绝、忽视卡萝琳的感受,但卡萝琳会将之归结于强势母亲在作祟——用父亲的话来说,母亲才是家里的“Boss”。而拒绝给卡萝琳买漂亮衣服和手套,又可以解读成对卡萝琳女性形象(性的吸引力)的粗暴压制——于是乎,母亲被改头换面成女巫,卡萝琳与复制版母亲的战斗也象征着她性意识的成长。此外,两位肥胖美人鱼的形象也印证了这一点,她们回复青春的那一幕完全可以看作是卡萝琳潜意识里对性成熟身体的渴望——事实上,当这一幕出现时,卡萝琳马上被二人请上了舞台与之共舞。

松子姥姥立即远隔重洋发来语音:“我一看,头都老大,这孩子太复杂,都不可爱了。我这个脑子简单的人可受不了。”

我们甚至可以看出,对于母亲的厌恶在《鬼妈妈》中导致了对男性的“推崇”——片中的男性(雄性)形象没有绝对负面的,从父亲到复制版父亲(后者想告诉卡萝琳实情却被拟人化的钢琴捂住了嘴,而钢琴显然是“母亲”的魔法控制下的,即使在怪诞世界里,也是复制版的父亲带着卡萝琳骑螳螂逛花园,尽享人间乐事),从B先生到瓦比,乃至那只黑猫——黑猫一开始被卡萝琳当成是母猫,因而是“邪恶”的,一旦黑猫开口说话发出男声,它\他就成了正义使者。
当然,更有趣的角色是瓦比,作为一个男性,他也处在某种“邪恶”女性的控制下(包括他那最后才露脸的奶奶和奶奶神秘消失的孪生姐妹),而在邪恶世界里,瓦比成了卡萝琳最可靠的助手,瓦比甚至舍弃自己将卡萝琳救出。然而瓦比一开始并不招卡萝琳待见,她讨厌这个男孩的喋喋不休,而且瓦比长得也比较磕碜,脑袋还总是耷拉着,但这个形象却在最后赢得了卡萝琳以及观众们的垂青——我将之看作是女性看待男性伴侣的心路历程的卡通浓缩版:在女人眼里,他们的男友\丈夫总是有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缺点,但最后嘛,他还是可以接受\可爱的(这显然是基于对婚姻、家庭整体认识之上的比较成人化的看法:既不是对男性偶像的彻底崇拜也不是对世俗男子的纯粹厌恶)。

什么大事儿啊,能让亲姥姥都说孩子不可爱了呢?

最后卡萝琳对父母的拯救我们也可以将之类比于《千与千寻》,一个有趣的细节是:《鬼妈妈》里的被困灵魂也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当然还有一个突出的表征是纽扣做眼睛),这就象征着童真本性(人性)的迷失。卡萝琳父母代表的成人已经迷失在没有神秘感、没有敬畏、没有生活情趣乃至亲情淡漠的外部世界里(在《千与千寻》里则把外部世界描述成了物欲横流、毫无环保意识的肮脏处所,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卡萝琳承担起了拯救的重任,当然,最后她与千寻一样,找回了自己的名字(摆脱了纽扣眼睛),救回了父母家人——两部影片的结局也很类似,千寻的父母跟卡萝琳的父母一样被拯救而不自知,当然这也可以为故事涂抹上一层更加奇幻的超自然艺术色彩。

我在朋友圈是这样写的(注:女儿说的是英文,被我翻译成中文):

总之,《鬼妈妈》展现了一个女孩变成女人的惊心动魄过程,而作为男性,这个故事提醒我的是:养一个青春期的女儿,要比养一个青春期的儿子更麻烦,但在关键时刻,女儿往往比儿子更管用。

放学路上,松子的十万个为什么:

~~ 怎么能知道有人喜欢你了?

答: 放心,喜欢你的人会想方设法让你知道的。

~~ 如果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都喜欢你,你对他们的喜欢也一样多,怎么选?

答: 选爱你更多的。

~~ 要是他们都说自己更爱你呢?

答: 别听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

~~ 要是我喜欢一个人,可他说不喜欢我怎么办?

答:
赶紧转移注意力,越早撤出越少痛苦。迎难而上的话,就算最后追上了,迟早也会失去,那时伤害更深。一只小猫,养过一年再失去,和刚开始就不让你养,哪个更疼?注:此条只适用于女追男。

~~ 有个男生可能喜欢我。他隔着几张桌子过来找我说话,还送东西。

答: 那你喜欢他吗?不喜欢的人送东西最好不要收。

~~ 我不知道。

答: 不知道就说明不喜欢,要找自己喜欢的才行,知道不?

~~ 那要是以后我再也找不着了怎么办?

答:
找不着合适的宁可不要,记住:和不对的人一起生活,会让你痛苦,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至少能平静。你不喜欢的不能要,不喜欢你的也不能要。懂不。

~~
小孩是怎么“制造”出来的?从哪里出来的?男女光着身子在一起干嘛呢?生理周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男的没有生理周期也不用生孩子?
……

(刊载于《氧气生活》09年10月)

不知各位看罢作何感想?先看看我的朋友们如何评论:

~~ 哈哈,小姑娘早恋了!

~~ 早熟啊!

~~ 哇!你家娃有早恋倾向。而且很敏感。建议中学去女校。

~~ 你咋总把娃儿往这个话题上引。

~~ 基因呀,哈哈。

~~ 睿智! 果然是好军师!

~~ 哲理。很有道理的解答,受益了。

说实话,看完评论,我是相当意外的。要说年近八十岁的松子姥姥有那样吃惊的反应,我一点不觉得奇怪。万没料到的是,在我的朋友圈子里,竟然也能引起大呼小叫,不是认为孩子不正常,就是觉得妈妈不正常。

家有同龄孩子的,难道都没被问过类似的问题吗?

如果一个十岁,甚至超过十岁的孩子,从来没向父母提过有关两性的话题,是孩子真的从没思考过?还是他们选择了不跟父母说?这两者恐怕有本质的区别。

无论如何,女儿跟我说了,而且问得相当深入,至少说明一点:孩子非常信赖我,愿意跟我打开心扉,哪怕她自己也知道是羞于向外人启齿的事情,但可以对妈妈说,向妈妈问个究竟。

而且,松子性格偏内向,表达自己的欲望天生就不强烈。高兴的时候,很少像别的孩子那样蹦高雀跃欢声高唱。难过的时候,也很少嚎啕大哭,只会默不作声,顶多不动声色的流眼泪,我要是稍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每当发现她的情绪,我会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拥着她,慢慢引导她亲口说出事情的缘由和心里的感受。

我希望她学会主动表达内心的感受,因为,只有你让别人知道事情的缘由,才有可能得到解决或者改善这世上,除了父母甘心努力做你肚里的蛔虫,以后都不会再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猜你。

还记得松子上学第一天,尿急了却不说,硬是尿了裤子。

就是这样一个小姑娘,如今,可以大大方方的和妈妈讨论敏感话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对自己的育儿成果是相当满意的。

哎呀,朋友圈里,竟然没有一个人看穿我想炫耀的那个点啊。

至于大家的担心:

~~
早熟吗?还有两个月就小学五年级的女孩儿,对男女身体的差异、对男女情愫的朦胧好奇,真的算早吗?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里也爱传个绯闻啥的,说明大家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嘛。只是老师家长并不知情罢了。而我,成功的做了那个知情的家长,我觉得真好。

~~
早恋吗?觉察到有男生在接近自己而已嘛。如果动动心思都定性为早恋的话,估计全世界没人不早恋。

~~
至于那位怪基因的同学,试图追根溯源,不光把俺娃给质疑了,顺带还捎上了我这个不正的根儿。好吧,大无畏的承认,我还真对两性情感问题兴趣浓厚呢,这原本就是人生幸福不可忽视的重要课题嘛。


一、孩子提出敏感问题的时候,家长不应反应异常。

既然孩子都问出口了,总不能给塞回去吧。我认为,无论怎么解答,首先,态度上要坦然、诚恳。

如果我们反应过激,反而是一种信息的加强,让孩子在以后更关注这些问题,而且,更糟糕的是,以后不再愿意对你坦白。

**不回避,当然,更不能逗孩子、笑话孩子。**

我们要做的,仅仅是本着尊重科学事实的态度,就事论事,如实回答。不要表现出异样,就好像他们在问:“天为什么是蓝的、草为什么是绿的”一样。这样孩子才会对性这件事情,持有平常心,自然健康的发展。

我们要做的,仅仅是本着尊重科学事实的态度,就事论事,如实回答。不要表现出异样,就好像他们在问:“天为什么是蓝的、草为什么是绿的”一样。

本来嘛,客观的讲,它们本来就是一样的。我们人体自身,和其它生物一样,也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啊。我们可以教孩子蚕宝宝从卵到蛾的奥妙,为什么到认识自己的时候,要遮遮掩掩呢?

我很赞同《和孩子谈谈性》一书中的观点:尽早让孩子了解自己的身体、和孩子开始谈论与性有关的话题,对孩子自然健康的成长至关重要。当然,这里说的性,是广义的概念,包括与两性相关的话题。


二、不要戴着有色眼镜诠释孩子的单纯。

都说是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提出了世界上最终极的三大哲学问题: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其实,许多孩子都曾有过这样的思考。只不过他们的问题以不同的形式表达出来,遇到敏感的话题,比如生死,比如两性,就会被带着有色眼镜的父母搪塞过去了。

大人往往戴着有色眼镜审视孩子们原本单纯的疑问。为什么孩子可以观察两只蛾子交配,从而明白蛾子是怎样繁殖后代的,却不能知道我们人类自己是怎样繁殖后代的呢?

**无论问题多么尴尬,都不应对孩子加以评判。
**

我很欣赏一句话:你眼中的世界,就是自心的映射。

佛印禅师说苏东坡打坐像尊佛。苏轼则调侃佛印禅师,说禅师打坐像牛屎。苏轼回家向妹妹炫耀此事,才女苏小妹说:佛印心中有佛,看万物便都是佛。那么,你心中有什么,才什么把别人看成牛屎呢?

当我们自己在心里认为,有关性的东西,是羞耻、甚至肮脏丑陋的,那么你听到孩子问这类问题,便会条件反射的觉得不自然,区别对待。

你很可能会和松子姥姥一样,把孩子单纯的好奇,上升为对孩子本身的标签式评价。

你也可能会和多数人一样,认为应该转移话题,不该任由孩子想这些事情。

难道真的需要所谓的引导吗?

存在既为合理。

问号,它冒出来,绝不会自己消失掉。要想让问号不留痕迹,很简单,正面解答疑问。何苦人为制造神秘感,逼孩子背着大人偷偷探索呢?


三、面对性的话题,我们应该告诉孩子什么?

亚州城娱乐官网手机版,1、性并不肮脏和羞耻。食色性也,性与食一样,都是人的自然本性。本性没所谓好坏,它可以是我们变得更加优秀的动力。

2、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亲密行为是正常的。但需要建立在爱的基础之上。有爱的性,是美好的。但是,为了利益交换,或图一时之快而为的性,是不被鼓励的。

3、无论男女,都应有自我保护意识。比如避孕,防止疾病等等。这并不是鼓励他们早早的接触性。就如同,我们知道不一定会遇到坏人,但我们仍然会提前教会孩子,万一遇到坏人该怎么办。


遗憾的是,本应是我最亲密战友的松子爹,竟与“敌对群众”为伍,认为我这妈妈当得太“叛逆”。

有一次,就女儿将来是否可以“早恋”的问题,我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古板爹: 早恋?不行!上大学之前不准拍拖。

叛逆妈:
上大学都18岁啦,不到18岁就算早恋?过了16不想恋爱的,那叫发育迟缓好吧!

古板爹: 多大算早恋我不管。反正考大学之前得用心读书。

亚洲城ca88com,叛逆妈:谁说拍拖就不能用心读书啦?我高考前还拍拖呢,不但没耽误学习,还多了个人监督我用功呢。

www.ca888.com,古板爹: 太小了不懂事,被骗了怎么行!

叛逆妈:
噢,怕生病就隔离世界啊?谈恋爱也是一门技能,不实践怎么出真知?

古板爹: 女孩儿家家的,这方面经历多了可不好!

叛逆妈:没经历比经历多更可怕!有多少人,过了中年才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真正被人爱过。你问,那当初怎么结的婚啊?说是不懂,老大不小的,遇着一个就过到一起了。为啥会这样?没经验害的啊!不去经历怎么会有经验?没有经历哪来的对比?不对比怎么能明白:那点儿热情,到底是荷尔蒙冲动,还是真爱?

争着争着,两人的声调越来越高,眼看就要演变为一场势不两立的战争。看着旁边这个嘴笨的男人,不等他费劲儿组织好下一句,我大气收兵:

“你以为我找了个这么好的老公,真是撞大运撞来的啊?还不是我从实践中锻炼出来的火眼金睛啊!遥想当年,你这块埋在沙子里的金疙瘩,谁能发现?还不是我,放着好日子不过,哭着喊着要往沙子里钻?人都笑我傻,可咱就是跟定你了。请问,这份自信从何而来?从见识中来,从对比中来,从经历中来嘛……”

那个嘴笨的“金疙瘩”,听到这,乐了。美吧?在自己女人的心中,你是沙中金。还有什么比这更到位的赞美?

我这颗闪耀着智慧之光的钻石啊,何必和金子争一时之输赢?娃儿在我手里呢,和女儿朝夕相处的人是我,知道吗?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哈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