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VeryCD 放出 D 版《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虽然此前我的同学已经看过了枪版的,但是我觉得那个小小的摄像头是对
007 的不敬,因此憋着没看,现在我正满心期待的放驴 ~~
很快就要看到备受争议的普京版 007 啦。

长相,一个什么不知名的研究说,并不是高鼻梁,大眼睛……就是我们传统的审美标准,人们看一个人舒不舒服,好不好看,很多时候看的是一个人脸色对称程度。大多数人的左脸和右脸是不一样的。(为什么我莫名想到了正态分布)所以,很多明星,模特会找镜头,找角度。生活在聚光灯下的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自己哪一边脸,哪个角度更好看。说实话,对于长相这个事吧,从小我好像没太大感觉。我长得吧应该就算个路人,顶多就是长得有点可爱(这是很多人说的,说我自恋也是可以的,我反正不是靠脸吃饭,是靠才华和不要脸,哈哈!)。回想一下你自己,平时看见一个陌生人,是不是会先看脸?为什么凶恶的面孔比友善的面孔更容易引起我们的注意?因为同样的损失要比同样的收益对我们影响更大,人们会规避损失。为什么要带上比你难看的朋友去舞会?因为对比效应。为什么长相好的人更容易事业有成?因为光环效应,我们让某一方面照花了眼睛,并由此推及全貌。以上呢,只是三种思维错误啦。但不得不说,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好像也经常犯吧。最近呢,我发现其实长相好的人是比较讨巧的(不要说我颜控,我说的是事实)。比如同一个公司的两个人,资质都差不多,同时办贷款或者信用卡,长相好的人,很多时候金额会更高(不要质疑,这是我和小伙伴们看过很多例子总结出来的)。曾经发生在我身上一件事情,我有一个同桌长得不怎么好看(实话),当时的我和朋友一起吃饭,她就跟我们一起,吃了几天以后,我朋友就跟我说,我们不要跟她吃饭了吧,看着她我有点吃不下饭。其实当时的我很震惊,我还在想,要是我丑到一定境界,我们应该不是朋友了吧。你可能会说,那马云大boss和高晓松长那样我们也不觉得他们**。可是你是不是经常在电视上看见马云和高晓松,双十一,奇葩说,经济新闻,娱乐新闻……他们的脸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当我们熟悉了一个人的长相的时候,我们是不会反感的,那时候看的应该是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外表了。演一部韩剧换一个老公,看的是颜值。韩剧男主角,有丑到不能直视的吗?长得丑的都是搞笑艺人(比如刘在石)或是其他,而不是韩剧男主角吧。“长相决定待遇”这话吧,不全对,但好像还是有一定的道理。“人丑就要多读书”说的好像也不差(只是说给我自己听的,不要对号入座)。要靠脸吃饭的,好好拾掇一下自己吧,要靠才华吃饭的,好好充实自己吧。要靠其他的就自己去想吧!再说一个好玩的事情,以前读一本书,我忘了名字了,讲的是东亚国家的对比。其中有一篇是中国,日本和韩国看女孩子的对比。中国人呢,看一个妹子,最先看腿,因为旗袍。日本人呢,看的是胸,因为和服。韩国人呢,看的是脸,因为韩服。也因此韩国的整容业如此发达。懂得就懂吧,不懂得就不解释了,想想这三种传统服装的样子,也许你就懂了。还有一个,韩国人喜欢整容,中国人喜欢美图秀秀,日本人我忘了。我真的忘了我还要写的东西,忘了。

半年前的热站 craignotbond.com (奎格才不是邦德)为了“抵制”丹尼尔·奎格
(Daniel Craig)而建,现在这个站点当掉了,不过还可以从缓存中读到
一些关于奎格和普金多么相似的照片
,我觉得像倒是很像,不过如果硬要把普金那游移的眼神和英国人拉到一块,最多也就是英国小报记者,门面上充不得绅士
—— 因为 007 一不小心把档案放在了伦敦情报局,所以历届 007
差不多都是英国人,我最喜欢的肖恩·康纳利是苏格兰人,罗杰·摩尔是伦敦人,一般般的提摩西·道尔顿也是英国人,第二任的乔治·拉扎贝是澳洲男模,看起来很像健身教练,因此也非常失败,最近的布鲁斯南有爱尔兰的血统,主要是一头黑发和奶油小生的眼神忠实了
007 要江山更要美人的人生哲学,至今被大多数女影迷念念不忘。

奎格也是英国人,但是长得非常美国 ——
也就是鼻子比较粗、头发比较黄、脸上多少带点横肉的,虽然两百年前美国人也是英国人,但是血统的纯正就保留到了林肯时代,林肯发明南北战争,统一分裂国家的同时也把人种大大统一了,因此他那饱含忧郁的绅士形象在美国总统中后继无人。我们这代认识马龙·白兰度是在他满脸横肉演《教父》的时候,年轻时他的脸上还算光滑的,教父之后,哈里森·福特、恩奇奥·史泰龙、布鲁斯·威利斯,这些搞动作的脸上褶子一个比一个多,王中之王要数阿诺·斯瓦辛格,演机器人不带化妆的。

黑头发的要求到了罗杰·摩尔时代已经打破了,当年摩尔也不染黑,因此一些小报记者说什么“打破黑头发的惯例”纯属
80 后水平。虽然俺们也是 80 后,但是粉 007
也有十年,每部片子也都看过三五遍了,主要是在我们家这么封建的环境,带点荤的
007
系列完成了对我的性启蒙教育,尤其令人难忘,不信谁把小报记者拉过来,我问他
007 和哪个邦女郎没上过床。

回到主题,因此我觉得与其说奎格版的 007
像普金,不如说更像小布什,头型看上去很呆,瞳孔不够黑,因此眼神看起来不专注
——
不专注的男人总难以取悦女人,相反布鲁斯南在《巴拿马裁缝》的花心表演居然没有破坏在
007
世界的形象,不得不叫我们这些男影迷自叹不如,好在我们还知道瞳孔不黑的罗杰·摩尔也可以非常成功,如果说丹尼尔·奎格有什么需要个人努力的,那就是走摩尔的硬汉路线,至于在赌场里调情,先天不是肖恩·康纳利这类古典派的对手。

肖恩·康纳利到了晚年头发花白,不能演 007
之后,还能在《将计就计》里对风度美女凯瑟琳·泽塔琼斯眉来眼去,这就超越了长相问题,成为一种天赋了。和《第恩滴血》里面一个人干掉一个团的史泰龙不同的是,007
的魅力在于,在会打架的人里面比较会调情,在会调情的人里面有国家资助,在有国家资助的人里面比较绅士,在会打架、会调情、有国家资助的绅士里面,还能用
P99 的手枪、Lotus 的汽车、OMEGA
的手表武装自己高科技的外表,浑然天成,青春不老,从 53 岁演到 37
岁,除了美猴王世家,没人能这么干的。

Maple原创,scavin授权转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