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岔道困境”的其中一个版本第一次出现在1967年的《牛津评论》(Oxford
Review)上,这一版本后来重印在一本题词是“追忆艾丽斯·默多克”的杂文集中。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在二战中与艾丽斯·默多克共居一室,在英国政府面临类似“岔道困境”的抉择时蜷缩在西弗斯地的浴缸里的那个人。菲利帕·彭桑切(后来被称为菲利帕福特)肯定没想到,她的这个在一本艰深难懂的期刊上,用一篇长达14页的文章进行阐述的谜题,后来不但催生了一个迷你学术产业,而且开启了一场延续至今的争论。

我心已寄于你,你走亦是我走。

然而,本片的男主用了一秒钟就有了答案,他坚定的站在正义的一边。试想一下如果男主的家人没有被救起,最后男主捍卫了正义却牺牲了家人会不会更加虐心?当然美剧的结局永远不会这样,山姆大叔的童话里只有英雄。最让人感动的画面出现在警察上火车后,火车上的人们都争相承认自己是证人(要知道这是争着去死呀),这是典型的美版见义勇为呀。其实用见义勇为来形容不恰当,米国人一但遇到国家机器的黑暗,就都跟打了鸡血似的,而遇到抓贼,抓通缉犯呀就都没什么感觉了(本片中开始的时候男主说自己钱包被抢时有体现)。莱克星顿的枪声一直回荡在每一个米国人的心中。试想一下本片的中国版,一个60岁的下岗大叔离开自己打工十年的帝都,在回河北老家的火车上遇到一个被一群警察围追堵截的上访女青年,会出手相救吗去对抗政府吗?也许会,为了十万块钱,大叔会,但他面对的阻力要更大。也许不是荷枪实弹的危险,而是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我感觉无论我走的多快,都追不上你;可是当我追上你的时候,又出现了岔道。是不是无论如何我都追不上你?哈哈,我懂了,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但我还是幻想着,我们可以再下一个路口见。可以吗?我不想,不想放弃。我是不是招你烦了?好,我走,我愿意离开。希望你不要再搅乱我的心湖。

总之,本片虽然呈现的是动作语言,但核心是典型的美国价值观,且主题鲜明。充满无限光明的大结局也只有在自由平等的国度才能成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