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侠客侠女、白发魔女、白种小子……揣摩导演的意图,大概还不至于不加整理的把这盘大杂烩一锅乱炖了。但在中国观众看来,却仍然会觉得不伦不类,不尴不尬。这也难怪,外国人学中文尚且洋腔怪调,何况是拍一部中国文化背景的功夫片呢。

www.ca888.com 1

在影片的开头,白种小孩从梦中醒来,电视里显然是在播放某中国西游题材的电视剧。乍看到那个镜头很惊喜,还以为是央视版《西游记》。可仔细一看里面的孙悟空,却显然不是六小龄童。这个细节倒颇能折射出全片的尴尬所在。

玉皇大帝,即“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 .是道教传说中的天地的主宰 ,又称“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 \“玉皇大天尊”\“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玄穹高上帝”\“天公”\“老天爷”.

痴迷功夫片的白种小孩回到古代中国,还一个劲儿向两位师父絮叨:“你会教我如来神掌吗?会教我无影腿吗?……我在电影里看过李小龙!”——默僧和鲁彦显然被冷到了,而我,作为一个观众,也着实被冷到了。这台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呢?笑点在哪里呢?这……这不会真的就是个冷笑话吧?好冷,好冷。

近年来,魔幻片大行其道。一个不懂得中国文化背景的美国导演,当然顺理成章的按照魔幻片的路数来拍这部《功夫之王》。如果在看片时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中国版《魔戒》、这是中国版《魔戒》……”,理解起来就会顺畅很多,看玉疆战神(邹兆龙)浓重的眼影妆时也更好接受一些:这是外国魔幻故事里的坏蛋fashion嘛。至于玉皇大帝,那分明就是黄种甘道夫。

只是,《魔戒》究竟和中国有什么关系?

总之,打斗只要中规中矩就说得过去了。至于情节,who
cares,我倒希望没有情节,让双J打满90分钟才好。但这部片囧就囧在:我明明都放弃关注情节了,它的情节却还是时不时跳出来冷我一下。

在中国的神话故事里,神与人之间界限分明,神绝对不会掺杂世俗意味。而且,神和仙还有区别,凡人通过修道或许可以成仙,但几无通过自身努力成神的先例。但在古希腊神话中,神的烟火气就重了很多,乃至可以和人通婚,搞出许多半神半人的英雄来。——这种区别从东西方神的寓所就能看出来:宙斯住在奥林匹斯山,山再高也是立在地面上。而玉皇大帝住的是灵霄宝殿,一座远离地面的空中楼阁。

以及,李冰冰的白发魔女造型称得上惊艳。但在我的印象里,白发魔女的长发从来只用于杀人,而今番李冰冰揪住自己的头发往上爬,倒还真是一种开创性的应用。那一刻我想到一个老笑话:“我掉进泥坑,后来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拔出来了……”

功夫片来自中国,更具体一点说,来自香港。成龙+李连杰的卡司,大概也只有用于港片才能真正体现出价值所在。——哪怕让王晶来导演呢。

总而言之,对文化背景的无知几乎贯穿于影片的每一个细节。咱也别挑了,这样挑下去会没完的。

本片的别扭还不止于此。李连杰版孙悟空,单是马尾辫造型就已经很雷了,那张坑坑洼洼的老脸费力的挤眉弄眼,委实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顺便无比怀念六小龄童的“正版”美猴王。杰老板,拜托,换成您还是方世玉那会儿,没准还有点扮伶俐滑稽的资本。可您两年前就已经是霍元甲了啊!

美国导演民可夫显然对其中区别不甚了了。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情节:鲁彦年轻时有机会“参加一个考试”,只要合格就能“位列仙班”;战神的宫殿居然建在山上,凡夫俗子骑着马就能杀进去……诸如此类,诸如此类。让侠客与神仙纠葛不清,在中国人看来很是别扭。

理智一些的影迷当然不会指望李连杰还是那个佛山黄飞鸿、成龙还是那位皇家警察陈家驹,甚至我们都不能指望袁八爷还是那位创意无穷的八爷。所以纵然打斗场面不爽不尽兴,却也中规中矩,没有低于期望值。只是看到monkey
king耍金箍棒耍到那么有气无力,难免想到当年的黄飞鸿是如何和纳兰元术将两条长棍使成两条龙;看到鲁彦练醉拳练得那么平平无奇,难免想到当年另一个黄飞鸿是如何痛饮一罐酒精后奇招迭出。——时光不再,时光不再,如果这样的合作出现在十五年前……不提也罢。

人这一生有多少梦,而难得有几次美梦成真。成龙PK李连杰,这样的卡司对有功夫片情结的影迷而言无疑是最奢侈的梦想。而今这两位大佬居然真的互殴,就好比看到克鲁伊夫给马拉多纳传球,而且不是在玩《足球经理》。——《功夫之王》啊,这么嚣张的片名也就双J顶得下来,换了别人会折寿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