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婚外情的电影搂来一大把,无非就是两个相见恨晚的饥渴男女颠鸾倒凤最后又无极而终的老套情节,如果不是我太寂寞了而手头又没什么合适的三级片可供娱乐,绝对不会去看这么一部难保也要坠入此间俗套的好莱坞电影。

这几天净看一些白水似的片子
《迷失东京》Lost in translation 其中之一……
迷惘的眼神填满橱窗,单薄的透明伞被人群冲散,仿佛是飘进下水道的花瓣……没有轮回的期盼,人们在今生今世得过且过。
一切的一切 lost in translation
我们又怎能责怪语言本身,是我们自己作茧自缚……
在人与人的隔阂中, 语言从来都是帮倒忙吧。
” Everyone wants to be found “
于是Sofia Coppola(Directer)找到了东京
——一个永远测不到体温却被人肉塞满的城市,就像北京,每个人都全副武装时刻准备被人山人海砸压吞噬。
Scarlett在旅馆的房间里只穿一件T-shirt 一条内裤
——居家女孩经常的行头,显现着她的寄生情怀。但这只美丽的绦虫对于房间的主人(临时的更确切)来说却只是一件行李——整天冥想,听无名CD,把房间搞乱,无所事事的漂亮行李。婚姻埋葬了爱情,人们演习乾坤大挪移,从纽约到东京,时差从中作梗搅人夜不能寐。于是爬起来,靠着窗,去浏览这个城市难解的经文。终于知道为什么日本的自杀率居高不下了。那被精心擦拭过的落地窗,像面通往遥远未知的镜子,时刻召唤孤独的灵魂前去化缘。而Scarlett静默的侧脸,则像是皈依了命运的囚徒,无望地窥着栅栏外的冷色光明。
冲出去,另一片声色迷乱,眼睛跟不上脚步的节拍,我们穿上了受诅咒的舞鞋,一路狂奔,任由命运的驱赶。也许,在叶落之前,在花开之后,主角能找到合拍的另一双脚,但是调皮的咒语又能绑住谁?不小心跑进了一座寺庙,和尚们在诵经,善男信女在祈祷。可笑……
你用信仰和禁欲布道,我用香火钱兑换形而上的所谓愿望——市场经济由来已久呀。
瞥见传统的日式婚礼,新郎艰难的撑着巨大红伞,新娘一身诡异装束小步并行。呆滞的眼神,做作的搀扶,煞白的鬼脸,几斤重的礼服,日本人真正诠释了婚礼的要义——完美的祭奠,即使不完美也一定要唯美。很乱……眼耳口鼻舌身意……混乱从各个闸口涌来。奇怪的絮语,沉默的人流,糜烂的樱花,干枯喑哑的灵魂,汇聚在Tokyo
,大家一起,等待戈多…
拐角的巷口,僵尸般蠕动的街客又在讨价还价;整齐排列的小钢珠、跳舞机,触了电门的80后嗑药一般扭动着肢体;东京塔在展示怎样鬼魅的腰身;彩虹桥下的水面,流淌的是什么牌子的鸡尾酒?那银座的霓虹,是否是你强碾的微笑,
因为它总是疲惫而空洞……
一个城市的夜,一个夜的城市……在后视镜里轻易地溜来又溜去,醉了也照样天亮……

     一个过气的电影明星,一个步入中年危机的秃发男人,跑到东京拍一部无趣的啤酒广告,他甚至无法和周围的工作人员沟通,而为了避开这维系了二十多年的沉闷婚姻,一迈脚来到了这个名曰“东京”的古怪地方。那里看似一座噪音鼎沸的钢筋森林,霓虹灯迷住了过路人的眼睛,难以理渝的鸟语、压抑中变异的人性、声色俱全的夜生活和被工业化浸染过的一切不可思议的东西……可是他照样逃不过妻子半夜发来的传真和无时无刻不追着他的电话,那该死的红色地毯好像就是他们如今生活的缩影,沉闷的可以使人窒息。

2006-5-2

     一个在电影一开始就用两瓣美若洋桃的屁股瞪着观众的妙龄女郎,足足三十秒,如果看不到股沟那就是你的视力绝对有问题。我想今晚我还是逃不出色情电影的圈套,my
god!她时常穿着内裤显露她的大腿,而胸部的跌宕起伏也足以让一个中年男人飘飘欲坠。可是没想到导演的安排竟然不在我的想象之内:她读书读的是哲学、喜欢写作却写不出像样的作品、偶尔拍照又总是归于俗套、结婚两年却不知所嫁何人(丈夫和她的生活节奏完全不在一个步调)——我竟然慢慢由厌烦喜欢上这个女孩,有人说过,文学作品中的共鸣往往基于一些相似点。

那时
……

 
     两个一样在半夜睡不着的人出入在同一所酒店的夜幕下,酒吧昏暗的色调和红发女郎带着磁性的歌嗓,眼眉之间传递着暧昧。我都在一旁焦急,赶紧“办”了吧,前面的铺垫已经做的很好,果然那个中年男人抱着酒醉的MM进了卧房。他把女孩轻轻的平放在床上,但却拉起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离开的时候用一双有着男性棱角的手轻柔的在女孩裸露着的肩部摸了一下,一带而过的举动,却万般柔情都凝固在了他转身而去的背影里。他落寞的走出房间,我甚至感觉到他的步履沉重和一颗心每每的回头。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对那珠圆玉润的女孩躯体产生幻想,可是他忍痛的离开却更让女性观众为之倾倒,那是成熟男人的理智在焕发光芒,虽然欲念被悬挂在了一线之间,可是爱的表达已经无边际的蔓延开来。

     从头到尾没有一场激情戏,也能让观众坐的四平八稳不想离开银幕——钦佩导演的拿捏本领,终于使得这部影片在剧终之后人心不散,余香缭绕好像一味芳香持久的东方麝香,醒脑却不伤脑。不愿绞尽脑汁去猜想最后他们耳语的究竟是什么话题,音乐声已经慢慢掩盖了他们的身影,我仔细的看了一眼,他们最后都是面带微笑的。兴许迷失本来就是一个故事依附之上的调调,而回归才是生活的主旋律,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没有?那笑容兴许可以解释一切。

 
     我竟然全篇写下来洋洋洒洒千字没有提及电影的名字——《迷失东京》!正如海报上说的那样:Everyone
wants to be found。你会有发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