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公务员辞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晋升空间狭窄,升职靠熬年限、拼关系。

但把700万公务员中,一年里有大概1万人辞职,即0.1%的辞职比例,说成“辞职潮”,这显然是在夸大其词。弱弱地问一句:朋友,你身边谁辞职了?你的同学、同事,还是领导?你是听人说的,还是道听途说的?你身边又有几个人辞职?相信很多人只能无言以对了吧?

  一是“身心俱疲型”。

任何职业“有来有往”,求职离职都是正常现象。作为曾经“铁饭碗”“金饭碗”的公务员职业,有一定比例的“辞职”,这不是坏事,反倒恰恰证明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主题,反映了“优胜劣汰”的社会法则。

  近半年来,包括陈凯在内,上海已至少有3名厅局级官员辞职。3月19日,原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副区长卫明离职;7月9日,原浦东新区副区长丁磊离职。其它省市公务员辞职新闻也层出不穷,

但凡说公务员现“辞职潮”者,是在抓取公众眼球。自媒体时代,网上鱼龙混杂,五花八门,公众审网疲劳,拿什么吸引眼球?刺激的、新鲜的、最难吊胃口的。比如,“原来是他”“又认怂了”……这些标题,往往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而公务员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因其总是与公权力息息相关,其“进入”与“离去”,始终牵挂着媒体敏感的心,也容易引发围观。“公务员辞职潮”这样的标题,正是奔着公众“焦点”而起。

  点评|公务员适当流向社会是件好事

700多万公务员,在社会上、老百姓眼里代表的就是国家形象。其一举一动,往往左右大众视线,牵动社会神经。比如公考报了多少人,缺了多少人,比如xxx离职、跳槽了……往往都会在社会之湖里“泛起涟漪”。这原本再正常不过。

  原因二:晋升空间狭窄

但凡说公务员现“辞职潮”者,是在人云亦云。尽管十八大以来,在全面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高压态势之下,有地方出现了为官不为的现象、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官员“辞职下海潮”的现象。但,这毕竟是极少数。君不见公考数千人竞争一个岗位吗?所以,国家公务员仍然是最热门的职业。一些“好事者”“听见风就是雨”,把极个别公务员辞职发到朋友圈,“xxx都辞职”了,大放厥词,公务员已经“没价值”了,“当公务员没意思”了。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分享给多个,这样公务员辞职就“潮”起来了。

  调查|公务员辞职的三大原因

0.1%的公务员辞职小泥丸如何砸得起“潮”来?

  江苏一位县级市开发区主任从事经济工作数十年,2014年辞职到企业工作。他对记者说:“辞职换安心。像我这样多年从事经济工作的,谁能保证前些年没有帮助别人搞先批后建?谁能保证引进的企业环评都过关?谁能保证开发区建设之初没有点征地纠纷?现在到企业工作,之前的违规违法也能一笔勾销了。”

亚洲城ca88com,在19日上午的发布会上,记者提问时提到,十八大以来,在全面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高压态势之下,有地方出现了为官不为的现象、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官员“辞职下海潮”的现象。中组部副部长齐玉回答提问时介绍,从统计来看,近年来公务员队伍总体稳定,平均每年辞职人数只占公务员总数的0.1%,或者稍微多一点。我们一共是700多万公务员,每年辞职大概就是1万左右。因此,不存在“辞职下海潮”的情况,“潮”也没形成。(10月20日《新京报》)

  律师陈长厚辞职前在福建省一个设区市中级人民法院当了6年法官,他说:“我辞职主要因为压力太大,一方面来自生活上的压力很大,去年我辞职时的工资只有每月3100元,很难养活家庭。另一方面工作量大,社会转型导致案件越来越多,加班已是常态,而现在案件终身责任制也是很大压力。”

www.ca888.com,亚州城娱乐官网手机版,  上海多名厅官离职
公务员[微博]下海潮来临?

  眼下公务员薪酬福利水平相对于企业人员来说,仍有一定差距。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原来一些隐性福利减少,甚至完全没有,一些基层公务员感到不适应。

  二是“急流勇退型”。

  事件|公务员辞职不再是稀奇事

  合肥市委副秘书长周大跃辞职去企业也被当地干部认为是一种“急流勇退”。合肥市一位领导说,副秘书长也算是重要的领导岗位,走出这一步需要很大勇气。

  原因三:压力大、幸福感低

  原因一:薪酬水平偏低

  以重庆安庆市大观区辞职的4名干部为例,这4名干部申请离职原因都是个人或家人健康问题。区委书记何谦患有抑郁症,长期失眠;大观区花亭街道党工委书记檀浩也患有抑郁症;龙山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强患高血压和胃病;临湖街道党工委书记何琳的丈夫因车祸瘫痪,需长期照顾。

  公务员离职,对个人是好事,对政府而言,虽然整体影响不大,但需要多反思。总体而言,公务员中的精英还是很多的,甚至“有浪费”,他们适当流向社会是件好事,应予以鼓励和支持。

  调查|离职公务员的三大类型

  虽然这些人在整个公务员队伍中是少数,但这一现象及其背后的趋势还是值得引起关注。
在公务员管理体制的大变革的环境下,出于对个人价值追求等原因,公务员辞职已不再是稀奇事。

  三是“压力山大型”。

  摘要|上海浦东新区走了两个副区长,处长创业已不是新闻,7月2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陈凯的名字从外办官网上消失,这名45岁的副厅级官员系主动辞职,辞职后的去向或为一家民营金融机构,上海是否会在全国率先掀起公务员离职下海热潮?

  多位已辞职或有辞职打算的公务员抱怨,他们离开或希望离开公务员岗位,还有一个原因是基层工作强度大、压力大、风险大,“经常加班”、“5+2”、“白+黑”,幸福感低。

  新浪教育[微博]综合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报、瞭望新闻周刊等媒体报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