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姆•尼森,多年之前一部《辛德勒的名单》让他几乎一手抓住小金人,谁曾想20年过去,那也成为他最为接近影帝宝座的一次。眼看着上了岁数,到了60岁了,却陡然间因为一部《飓风营救》又火了起来,续集的拍摄也再次获得了不错的成绩,进而让他到了这个岁数却不得不不断接拍一部又一部的动作戏,不久之后即将来到的《飓风3》以及可能是为了方便宣传,把本片的中文翻译也愣是往“营救”上面靠,将原本“永不停歇”亦或“没完没了”的直译完全抛到九霄云外,于是眼前这部貌似营救系列的最新作品就这么来到了。

营救

其实呢翻译成“空中营救”也没什么不可以,整个故事也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连姆•尼森扮演的男主:比尔作为一名空中安全员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断的乘坐各个航班,往返与各个城市之间,保障乘客以及整个航班的安全是他的职责,扮成普通乘客登机的他们遇到突发事件必须及时而有效的处理,与整个机组人员有效合作应对各种状况是为其使命所在,不过呢在911事件之后全世界都大大的加强了登机安检的力度,能够产生突发状况尤其是劫机事件的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可惜本片中咱们这倒霉的比尔就非常不幸的中奖了,在飞机刚起飞不久他的手机上就收到了劫机的威胁短信。

紫膺文

影片以20分钟为一个单元,隐藏在150名乘客之中的劫匪与比尔开始了一场20分钟一个回合的杀人游戏,经过缜密布局和奇巧安排之下,连续3人每隔20分钟相继死在了比尔的面前,面对着危机比尔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手段,然而他的所有努力都效果甚微,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掌握在早已机关算进的劫匪手中,处处受制的他,甚至被误解成了劫机犯遭到所有乘客以及整个外界的围剿,被重重危机步步紧逼,陷入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他将如何扭转困局?

我来了很久了,依然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周围三三两两地坐着、躺着一些人,他们也不说什么,不做什么,只是紧密地靠在一起。

整部影片自航班起飞开始,就犹如一列持续加速的火车,导演在节奏的把控上显得非常老道,经过逐渐的预热以及缓缓的提速,直到最后高潮部分的到来,可谓是渐入佳境,几乎令人感到慌乱的迷局在整个机组成员的暴动之后豁然解开,此时整个故事已经到了脱轨的边缘,令人意外的情况陡然出现,劫匪瞬间控制住了整个航班让一切都似乎无法挽回。

放眼望去,这里好像是一个大厅,有很多的窗户,每一扇都很大,却没有增添多少光亮。有很多人聚集在这里,好几百,好几千。

连姆•尼森延续了“营救”系列中的硬汉风格,此次他所扮演的比尔除了是硬汉之外,还是一位因家庭不幸,而导致其酗酒成性,性格孤僻冷漠,成天处在对去世女儿的怀念以及内疚、自责之中的父亲。如此憔悴的他,却在劫机发生之后,展现出了过人的判断力和惊人的应变能力,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打架的能力,两次短暂的动作戏算是将这一戏码勉强填补,不过呢说实在的,这如果多安排一点,他这一把老骨头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

只有我是一个人待着的,很长时间都是。我不和任何人亲近。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一群人一群人地睡在一起。只有我是一个人。我穿着破抹布一样的衣服,腿露在外面。我觉得冷。

终于,我忍不住将腿伸向了旁边的一个人。一个男人。他也是一个人待着。
 我想靠近他一点,这样会暖和一些。

旁边的人群在窃窃私语,我仿佛听见他们说:

她终于动了。

此时我意识到我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人:一个独自活着的、僵硬的怪物。

那个人给了我一些温暖。我看不清他的长相,或者是我不记得他的长相。这里的每个人都差不多一个长相,黑乎乎的脸,穿着烂抹布一样的衣服。

因为我睡觉的时候,会靠着他,渐渐地,我感到我不是一个人了。有一人跟我产生了某种关联。但我还是不说话。

我又听见人群在议论我:其实那个男人就是以前追求过她,被她拒绝的人。

这时我意识到,我真的不会说话,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在表达什么。

有人在分发食物。这里似乎定期会分发食物给大家,有很多桌子,每个桌子有四到五个人坐。

www.ca888.com,我和其他人被分到一个四人桌上,我用身体狂暴地抗议:不可以,因为我们是五个人,还有一个人!

终于,他来了,和我们一起吃东西。

我看到他坐在他的位置上,我觉得,我和他之间有了什么,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吃完食物,大家又回到原来各自的领地,一群一群地坐在一起。

我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对他说:

亚州城娱乐官网手机版,你想和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我看到他的裤子腾地一下顶起来了。

我坐在他的身上,他褪掉我肩上的衣服,开始亲吻我的身体。

然后我看到他在和一个女子做爱。

亚洲城ca88com,我并不能确定那个女子是我,因为此时我的身体感觉消失了。

忽然,几个面目模糊的人走过来了,像是几位大妈。他们是一个维持纪律的小组,是从大厅里的人中选出来的。他们会四处巡视,我以前从未见过他们。

其中一个大妈说:

这些人就是这样,总是当众做这种事。

她的意思是,这些人在这里待着久了,有没有什么遮蔽,男人与女人想做就做了。

她的语气并不吃惊,也没有多少训斥和责备之意。他却停下来了。

巡视组很快就走了,他躺在地上,变得很颓废,似乎失去了力气。

你可以接着来吗?我问他,他没有回答我。他侧身躺在地上,我第一次看清他的长相:长方的脸,眉毛略浓黑,脸色发黑发暗,头发微卷、蓬乱。

我不知道怎么办,于是离开了他,从靠窗的地方往前走,穿过很多躺在地上的人。我走到走廊下楼的地方,忽然晕倒了。我的意识模糊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到他追上来。我记得他是爱我的,他一定会追来。我喜欢这种和某个人、某种事物产生牵连的感觉,这好过我一个人活着。

我再次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我的一个好友。他在往我身上套救生衣。他说,声音中有些兴奋:

终于找到你了,不要怕,我们来救你!

我穿上救生衣,从走廊里飞出去,后面很多获救的人跟着我一起飞着。这个救生衣有某种浮力,可以在空中飞。

飞到那个窗户附近,看见有好几个救生员正在对里面的人实施营救,似乎发生了什么灾难性事故。有一个人在问:

他有家人吗?他结婚了吗?他有孩子吗?

另外一个人回答:没有。

那就不救了,他已经死了。

他死在里面,他们没有将他从窗户里拉出来。我感到,我离开的地方就像一个飞机残骸,他埋在那些破碎的机器零件里。

我想:我还没有来得及成为和你有关联的人,你就死了。他们不救你,因为救你没有用,没有人来认这个死去的人,没有人会记住你,你和这个世界没有一丝关联。所以他们不救你。

我的心里泛过一丝丝悲哀,那么清晰、强烈。

我飞过窗户时,忽然撕心裂肺地喊:

救啊,救他啊!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开口说话,我的嗓子发堵,但我的声音很大。

瞬间,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李秀国。

我也知道了那是什么地方:难民营。

作者的话:严格来说,这不是我创作的,而是对我的一个梦的记录,仅仅是记录。也许,我的神识在那一刻去了一个韩国的片场,所以画面才会如此清晰。然而,这不仅仅是一个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