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把第8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作品按照自己期待的顺序看了一下,当然这个顺序很大程度上受到话题热度的影响,也因此直到上周才选了一个安静的下午观看了《雄狮》。
因为自己是一个不太喜欢剧透的人,所以在观影前都会很谨慎地避开四处的剧情介绍和预告,期待每次被未知吸引的喜悦。而《雄狮》绝对称得上最近看过的影片中让我最快速沉浸的一部。
这部电影改编自萨罗·布莱尔利的传记体小说《漫漫寻家路》,我很喜欢传记体电影,喜欢影片结尾时闪现的一张张真实主人公的照片,总是喜于看到照片中经历了奇幻人生的主人公最真实的笑容,这些瞬间是电影可以记录却无法复制的。也总觉得照片出现的那一刻,影片才算完整表达了对生命的敬意。
雄狮在哪? 影片没有沿用小说原来《A Long Way
Home》的标题,而是选择《Lion》这个名字的原因在结尾处做了揭示。
Lion(雄狮)是主人公萨罗印地语名字的含义。
使用人名直接做电影名称是传记体电影惯用的一种手法,但与我们之前所看到的名人传记类电影不同,雄狮选择人物名称做标题,显然不是为了直接借助主人公的影响力,而这个隐喻性的名字一方面预示了男孩的形象,一方面也规避了观众对他的陌生。
萨罗到完成寻亲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念错自己的名字,退回到文化本身,我们不难理解到这个美好寓意的名字包含着家人对他的期许和祝愿。在他的成长经历中,这个被祝福的名字冥冥中也赋予了萨罗雄狮般的力量。
狮子究竟隐喻着什么呢?
中国最早是没有狮子存在的,相应的也没有狮文化的起源。据记载,狮子最早在东汉时期由西域传入,随着佛教的发展,我们才开始在自己的文化中衍生出千奇百怪的石狮子文化。
而当年来自西域的亚洲狮,如今作为濒危物种仅以百位的数量存活于印度。因此可以感受到亚洲狮在印度国家文明中的重要性,无论是国徽图案还是宗教文化,都能找到狮子的形象。在后来传入中国的佛教文化中可以发现,狮子是力量与无畏的象征,如《略出经》中所说:“于菩提树下,获得最胜无相一切智,勇猛释师(狮)子。”狮子所代表的勇敢与伟大,也正是孕育于佛教发源地的印度。
影片中男孩唯一一次与狮子形象接触,也是发生在寺庙中,萨罗在经历了惶恐一夜后,望着庙中的狮子,获得了短暂的平静。雄狮般的力量集中的表现在影片的童年部分,小萨罗有韧劲、有信念,面对走失加尔各答后的种种困难,一个5岁的孩子顽强的在城市丛林中生存了下来。一个人在开动两天的列车上从容应对自己的饥饿、在擦肩接踵的火车站爬上柱子熟悉形势、独立前往售票口寻问归家列车信息…这些都远远超出了一个5岁孩子的能力范围。更不用说之后应对各种危机时的自我保护意识和灵敏的反应能力。
他被过早抛向了世界,也提前学会了适应了世界。
而且在影片的童年部分,男孩从未落过眼泪,因为他心中有一个强烈的信念扎扎实实地存在于他对母亲的回忆中,“谁是妈妈的好孩子”,萨罗独自躺在小山洞里的时候一直回忆自己帮妈妈干重活时被夸赞“好孩子”的画面。他丢不掉回家的念头,因为他放不下在乎的家人,也坚信家人不会放弃对他的寻找。
萨罗在接受澳洲夫妇收养前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真的有去找我的妈妈吗?”他不愿主动放弃与家人的关联,这在成人后的剧情中也有所体现。同时这也是一个5岁孩子能够勇敢面对陌生世界的原因,是渴望分担家庭压力的强烈诉求赋予了他寻家路上雄狮般的力量。
脱离现实的内心挣扎
成人戏的部分叙事结构有些松散脱节,萨罗到达澳洲后习惯了新的生活,在板球运动中支持澳大利亚队,介绍自己的出生地为加尔各答,接受着自己澳洲人的身份,开始用当下生活遮蔽往过。直到在一次印度裔聚会中看到童年与哥哥去集市时最想买又无法负担的糖耳朵,才再次受到回忆的冲击,想到自己的哥哥,想到了这个也许正在为自己的走失而承受了一生痛苦的人。
之后的剧情开始陷入了萨罗无限的内心戏中,大部分时刻是萨罗的涣散和幻觉,利用交叉剪辑,把哥哥与母亲投射到萨罗的现实生活当中。
成人戏中有两场剧情冲突强烈的戏让人印象深刻,一次是鲁妮让男友focus在现实时的争吵;一次在家庭聚餐中的兄弟争吵。其他部分家人和伴侣角色几乎也一同淹没在了男主的内心戏当中,角色本身没有太多表现力。
而整个忧怆挣扎戏其实也是在表现萨罗的初心所在,依旧如同当年流浪街边的小萨罗一样,珍惜情感,在乎家中受难的亲人,又不愿伤害现在的家人。
后来萨罗向母亲说明自己网络寻亲的事实时表示了抱歉,说道:你不只领养了我们,还领养了我们的过去。他没有偏离过自己的内心,大概才是导演极力想要在成人戏中表达的吧。(一定不是所谓的白人圣母散发光芒、谷歌地图科技力量…对吧)
不过也不要把成人戏和儿童戏做对比时比的那么糟糕,至少作为影片不太重要的爱情戏,鲁妮玛拉还是贡献了德芙广告般可爱丝滑的街头舞蹈片段啊,搭配片中欢快的印度音乐,绝对算得上五星级粉丝福利。
流浪儿童保护
影片片尾回归主题简单介绍了印度走失儿童的情况,呼吁大家加入流浪儿童保护行动。我想这才是影片值得被提名、被推荐的最重要原因。
印度每年有8万儿童走失,光是首都新德里平均每天就有5个儿童走失,一半以下为8岁儿童。非法领养儿童在印度是一项非常繁荣的产业,而比非法买卖更恐怖的还有儿童性侵和器官买卖。
在走失加尔各答的部分,导演其实对走失儿童会遇到的恐怖遭遇都做出了描述,只是隐去了对这些行为的直白刻画,更多的从孩子看到的角度去诠释了每一个未知的可骇瞬间。比如站在地下道中追逐流浪儿童的男人惊悚的面容、贩卖儿童的男人对萨罗肢体的打量、收容所里望着新来的孩子在二楼冷漠抽烟的管理者、被要求“天亮之前带回来”的男孩的挣扎…从孩子的角度去感受带来的触动是不同的,让人更容易察觉到环境的阴森。
《雄狮》反映的印度流浪儿童的情况真实震撼,我想这部影片无论在电影专业角度有多不完美,都不能否认它在流浪儿童保护推广工作上的重要性。这可不是一部普世情怀的感人影片,这是一部值得被混乱社会注意的教育片啊。

不想多说什么,也没必要去吹毛求疵,战争,就是赤裸裸的战争。那场硝烟弥漫的战斗仿佛就在身边,每个人都抱着必死的信念去为了自己和家人去战斗,没有口号,一切都是那样的残酷而又现实的展现在了面前,还有什么不能去震撼那场发生在我们民族的灵魂。80后的我们,又看过其他什么样的电影,受着什么样的教育着。没有过多的语言去形容了,5星,为了历史,为了那为了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的诗词,为了我们民族的脊梁。家都没了,谈着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浅浅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