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手的主人,看到手在驾车的时候经常出现一些不规范和不需要的小动作。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令我感到不安!我不得不把手和方向盘的故事公之于众。
手与方向盘原是一对亲密的情侣,恩爱有加,形影不离,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据我回忆,大概是在是在手的主人学习驾驶的时候,那时,手很爱方向盘,总是怀着一种兴奋的激情,紧握着她而不愿意放开。每天,当手看到方向盘,一触摸到她,就会满心的欢喜,一想到她,就会心中充满快乐。
就算刚刚与她分离,也会要不自觉的回忆刚刚握她那温柔的感觉,手对方向盘的浓浓爱意,自手的主人从驾校毕业后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延伸。那种握她的感觉日渐强烈。爱意浓浓,誓有时刻在一起,永不分离的海誓山盟情怀。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手的主人车技的日臻成熟,它们之间的浓浓爱意渐渐淡薄了。。。。
一天,方向盘很伤心的向手的主人哭诉:“我不知道手现在怎么了,总是对我心不在焉。他总是一会打手机,一会掏耳朵,一会儿挠挠痒痒,总是心不在焉的一只手扶着我。有时和我在一起待累了,就干脆放在腿上。有一次车碰到一块石头,还差点给您颠出去。您还记得吗?
我现在怀疑,他已移情别恋了,他脚踩两只船,他又爱上了年轻漂亮的香烟小姐,一只手握着我,另一只手又时刻不停地握着她?唉!我该怎么做呢?方向盘叹了一口气。听了方向盘的话,我很生气。我决定好好和手谈谈。
亲爱的驾驶员朋友们!请你们帮帮方向盘,让手重新回到她的身边,她可是一位好姑娘。身系您的行车安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道理再浅显不过了,任何事情哪有生命安全的重要,如果手对方向盘还有一点点的情谊,如果还记得过去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就回到她的身边吧!改掉你的那些不良的习惯吧!
千万不要再犹豫了,因为我听说—–“脚”已经开始追求方向盘了!

亚州城娱乐官网手机版 ,哦,这个啊,我其实都是用这个来办公的,不怎么聊天,但是每天都会挂着,隐身的话就不会有人打扰我。

回家后的萧然有点郁闷,空荡荡的屋子让他更觉烦闷。到底该怎么接近女孩呢?她看上去年纪不大,可也不会比自己小太多吧!她有没有男朋友呢?她住在那个公寓里,难道她也是外地来这里打工的人员?她是一个人住吗?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萧然又是一夜无眠。他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了无数遍那个灰色头像,从来没有亮起来过,她应该已经不会登录这个了吧!萧然很想给她发一条qq信息,却又害怕会石沉大海,杳无回音,但是他又更怕如果女孩回复了他,他又该怎么继续下去呢?

亚洲城ca88com ,哦,你名字真好听。萧然,潇潇洒洒的样子,真好。

没想到二人的争执已经引起了附近人的围观,萧然想冲上去有点不太方便,只能走近一些看看。就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李一念不知如何挣脱了中年妇女的拉扯,哭着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萧然顾不得想太多,鬼使神差地跟在李一念身后。

就这样窝在小院里过了大半个月,萧然又恢复了往日的死气沉沉,当初渴望重新结识新朋友的热情和激动已经消失殆尽。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激动得坐立难安,兴奋得彻夜难眠。

说干就干,萧然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正在探案的便衣警察,晚上八九点就蹲守在离小巷不远的街口处,才第一天“上岗”,他就探查到了女孩的住处,小镇理想之家公寓的一楼。

www.ca888.com ,打扰?萧然对这两个字异常敏感,可能是出于对自我的保护,他的心思变得细腻又古怪。沉默了一会儿,萧然回了一句。是我打扰到你了吗?

因为和李一念回家的路相同,虽然时间上没有固定,但十次也有一两次能碰巧在巷口遇到。每次李一念都会先跟萧然打招呼,或者对他笑一笑。萧然已经习惯了冷漠,每次都不会做多余的交谈,只是点个头就匆匆离开。对于他这种人来说,知道他的人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他也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这也是他为什么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一个熟人,不用跟任何人交谈,也没有人会来干涉自己,嘲笑自己,厌恶自己,冷漠是萧然最好的保护伞。

真奇怪,我干嘛想些这个,莫名其妙,自作多情。萧然有些自嘲地苦笑,不知过了多久,门口陆陆续续地有学生进来,安静的屋子突然变得热闹非凡起来。看着一脸微笑,忙里忙外的李一念,萧然觉得很开心,也觉得肚子好饿。差点忘了,自己本来是要去买午饭的,现在都三点半了,午饭还没有吃,不饿才怪呢!

这些天晚上月色很好,公园里小摊贩的生意应该会很不错。萧然又开始重操旧业,每天晚上十点准时去公园“看戏”。

她现在要去哪里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应该是认识的吧?怎么会发生争执,还哭了呢?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李一念就上了一辆公交车,萧然赶紧跟了上去,车上人很多,两个人都没有找到座位,李一念站在下客门旁边,萧然怕她发现,就站在车厢中间的位置,中间隔了好几个人。

李一念进了里间,萧然站在门口几米开外的绿化带旁边,什么也看不到。此时学校里传来清脆的铃声,也不知是上课还是下课。萧然也顾不得去想这些,他现在只想知道李一念在干嘛。萧然越过绿化带,绕道培训中心的房屋后面,没想到这里居然前后左右都有几个大窗户,还有一个后门开着。萧然不敢贸然进去,就在窗户外面往里看看,没想到居然在中间的那个窗户里看见了李一念,她正坐在桌边写东西,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简易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和教学工具,旁边立着一块活动黑板,屋子里摆着十几张双人书桌,这不就是一个学生教室吗?难道她是这里的老师?

在萧然看来,李一念的回复不过就是一句随口说说的敷衍之词。生活于他而言不过是日复一日的孤独寂寞,除了灰暗,哪里还有诗和远方。

我叫萧然。

萧然从下午四点多一直等到晚上八点,连晚饭都没有去吃,就怕错过任何一条消息。忽然,手机响了,是一条QQ消息。

李一念沿着马路走了大概十几二十分钟,居然走到了一所小学门口。难道她在学校上班?不对啊,现在都下午两点多了,不是上班的时间啊。一转眼间,只见李一念拐进了小学旁边的一家店里。萧然跟过去一看,是一家少儿文化培训中心。难道她在这里上班?

萧然又惊又喜,面对女孩的夸奖,不知道怎么回答合适。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不是不上QQ的吗?我看你头像一直是暗的。

萧然不是一个跟踪狂,可他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甚至于除了去公园看小贩们恒久不变的骗钱把戏,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社会活动。

砰,卫生间的镜子碎了,地上溅着滴滴鲜血。破碎的镜子里映着萧然痛苦而狰狞的脸,他有些发狂,又好像极力克制着自己,他在马桶上坐了两个小时,手上的血也已经凝固了。

那是五月份的一天,春花还未凋谢,夏天的炎热就已经悄悄来临。原本只是去街口小吃店买午饭的萧然,竟然在路边看见了李一念,她正在和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妇女拉拉扯扯,中年妇女死死地抓着李一念手里的挎包,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话,李一念不停地挣扎着,想要把挎包抽出来。萧然有些着急,想要冲上前去帮助李一念摆脱中年妇女的纠缠。

这一夜,萧然睡的很安心。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一年前的生活,那时父母健在,他有着稳定的工作,身边有一群同事,朋友和兄弟,还有那个他喜欢的女孩在等他,大家每天都开开心心地生活着,一切都那么美好。第二天早上醒来,萧然的脸上仍然挂着梦里的微笑,可眼前陌生的环境,空荡荡的屋子,街口听不懂的方言叫卖声都提醒着他,所有的欢声笑语不过是一场梦,留给他的只有冰冷的屋子和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

放下手机后,萧然终于觉得肚子已经饿得受不了了,赶紧煮了一点泡面吃。

在这个异乡小镇有了第一个“朋友”之后,萧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不再安心于每天昼伏夜出,通过QQ这个有些落后的网络聊天工具,他很快进入了另一个人的世界,虽然这只是一个别人已经远去的世界。女孩的QQ更新截止于两年前,她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这个了。失去目标的萧然觉得很空虚,不知道该怎样去知道女孩的近况。思来想去,萧然竟有了一个大胆又荒唐的想法,那就是跟踪女孩。

这是一个专门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的中档公寓,但门口的安保人员却形同虚设,时常不在岗,虽然摄像头安装的到处都是,却不知道有几个能正常运作的。萧然装作是看房子的人员,在小区里看来看去,实则是想看清女孩到底住在哪一间。只可惜,第一次“出道”的萧然难免作贼心虚,心情异常紧张,只胡乱逛了一圈,啥也没有搞清楚就溜了出来,也没有勇气再跑进去一次。

车子过了十几站,人也下去了大半,李一念却始终没有下车。萧然有点着急,倒不是担心李一念坐过站,而是因为车上人太少了,只要李一念稍微看一眼车厢里的人,自己就很容易被发现。都怪自己出门买饭没戴帽子,不然还可以伪装一下。

思来想去,萧然还是抱着发了也不会有人回复的心态,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去。没想到,对方竟然很快就回复了过来。灰色头像居然亮了!

幸好学校周边最不缺的就是小吃店,萧然随便进了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酸辣粉丝,吃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吃完不忘把自己用过的一次性碗筷扔进垃圾桶里。自从知道自己患病以后,萧然就再也没有和别人共用过餐具,在外面买饭不是打包就是要求使用一次性碗筷。他总是这么自觉地为他人着想,生怕给别人添麻烦。

没有,怎么会呢?认识你很高兴的。只是我有时候上班比较忙,没时间回复消息。李一念的回复诚恳又客气,打消了萧然心中的忧虑。

这是他生活遭受巨变以来发的第一条状态,以前的一切早就在他离开故土的时候全部删除了。

萧然已经做好了长聊的准备,心里也想好了无数作答的话,没想到对方却突然没了下文。

多么老土又套路的一句话,不知被多少人引用过。萧然回了两个字:呵呵。

看着认真备课的李一念,萧然有些恍惚。这和自己想象的太不一样了,她应该是个大学生吧,在这个城市做这份工作的人,不是大学生就是已经大学毕业的人,而自己只是一个中专毕业的人,最好的一份工作也就是在厂里当了一个车间主管。

对了,我叫李一念,你叫什么名字啊?两次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最后是一个尴尬流汗的表情。

没想到,三天后,李一念居然评论了他的状态。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萧然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对方紧接着又发来一条消息。

有什么事吗?

其实,萧然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此时此刻的李一念,神情忧伤,沉浸在自我世界里,根本无心顾及任何一个路人,也自然不会发现已经躲在车厢尾部的萧然。

李一念的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五多点,瘦瘦小小的,染着褐色的短发,看上去跟邻家小妹妹差不多。但是她走路极快,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附近的一个公交站台上,幸好一辆公交车也没有来,不然萧然这次怕是跟不上了。

这个发现让萧然大吃一惊。李一念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高中生,瘦弱又文静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已经为人师表的人。原来还以为她是奶茶店的端茶小妹,或者是便利店的收银小妹,却不知她居然还能教十几个学生。

终于,就在车子还有三站就到终点站的时候,李一念下车了。她一路站了有半个多小时了吧,也不知道累不累。莫名其妙地,萧然心里居然冒出一个这样的想法。

萧然消沉了好几日,每天除了倒垃圾,几乎不出门,吃喝也只是叫个外卖。

我这是怎么了?不是早都已经习惯了吗?怎么还会这么冲动?萧然有些后悔,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情绪失控的情况了。拿起手机,萧然发了一条qq状态:做了一个美梦,醒来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好失望啊!配图是自己受伤的左手。

世人总是说,无巧不成书。原以为只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变得异常靠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