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改善,汽车已进入普通市民的家庭。统计显示,2019年底,
阜阳机动车保有量达80.8万辆,2019年8月逼近90万辆,目前接近100万辆。随着车辆的增加,报考驾照的市民与日俱增,各家驾校人满为患,供需严重失衡,一些”潜规则”随之而来,市民学车遭遇各种”窝心事”,不断拨打本报热线或在网上发帖投诉。虽然随着相关部门打击力度的增强,
阜阳教练员的整体素质有了极大改善,学车的”潜规则”正在减少,但个别不规范的现象依然存在。

随着车辆的增加,报考驾照的市民与日俱增,各家驾校人满为患,供需严重失衡,一些”潜规则”随之而来,市民学车遭遇各种”窝心事”。虽然随着相关部门打击力度的增强,我市教练员的整体素质有了极大改善,学车的”潜规则”正在减少,但个别不规范的现象依然存在。近日,记者走访多位驾校学员,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他们的讲述虽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但至少说明了某些现象的存在。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多名市民及部分驾校的教练员及管理者,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并探究它们形成的原因

上车难

  

每天清晨5点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

图片 1

7月20日是周六,清晨5点,手机上的闹钟一响,张凡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了一把脸,拎起手提包出了门。

  拿到驾照已经两个月了,市民胡森依然不敢在市区内驾车上路行驶。“前后花了五六千元,还经常遭受教练的白眼……”回想自己学车的经历,胡森感到很不值,“仿佛做了一场梦”。

5点20分左右,张凡乘坐的出租车出现在阜城某小区门口,随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5点30分左右,一名中年男子走出小区,他就是张凡的教练。二人在附近吃过早饭,一同乘车向驾校走去。

  “教练暗示学员考试的时候不请吃饭、不买烟,考试就不保险。”“练得好不好,教练说了算。要想去考试,先过教练关。”搜索我市各大网站的论坛,“吃拿卡要”依然是驾考“潜规则”的重点。

“最近半个月,每天早晨都是我打车接他,然后请他吃早饭。”张凡称,这样做的收获是,教练可以提前20分钟左右到达训练场,对其进行单独辅导。正式训练开始后,教练往往允许他排在前五名上车练习。

  近日,记者走访多位驾校学员,试图了解驾考的种种“潜规则”。他们的讲述虽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但至少说明了某些现象的存在。

张凡向记者透露,以前教练对他可不是这样,一切均源于一次意外的碰面。今年6月份,张凡在阜城某驾校报了名,准备考C1驾照。上车训练开始后,张凡发现自己的教练带了十多名学员,每天每名学员只有两次上车机会,每次只有几分钟时间。

  上车难

为了不浪费每一次上车的机会,张凡在炎炎烈日下一站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一天晚上,张凡与朋友外出吃饭,偶遇教练,于是邀其一同赴宴。酒后,张凡将两包香烟塞到教练手中。

  每天清晨5点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

第二天,教练对张凡的态度明显好转,不但允许他第一个上车,而且每次还多辅导几分钟时间。

  7月20日是周六,清晨5点,手机上的闹钟一响,张凡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了一把脸,拎起手提包出了门。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5点,张凡都会准时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训练结束后,还不忘将包里携带的几瓶矿泉水、绿茶等留在教练车里。

  5点20分左右,张凡乘坐的出租车出现在阜城某小区门口,随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5点30分左右,一名中年男子走出小区,他就是张凡的教练。二人在附近吃过早饭,一同乘车向驾校走去。

脸难看

  “最近半个月,每天早晨都是我打车接他,然后请他吃早饭。”张凡称,这样做的收获是,教练可以提前20分钟左右到达训练场,对其进行单独辅导。正式训练开始后,教练往往允许他排在前五名上车练习。

一个“红包”买来教练半个月笑脸

  张凡向记者透露,以前教练对他可不是这样,一切均源于一次意外的碰面。今年6月份,张凡在阜城某驾校报了名,准备考C1驾照。上车训练开始后,张凡发现自己的教练带了十多名学员,每天每名学员只有两次上车机会,每次只有几分钟时间。

今年5月份,市民李亚梅在某驾校报了名。前段时间,她发现与本组其他学员相比,自己挨骂的几率明显高了很多。原因是她不爱运动,手脚的协调性较差,上车时总是手忙脚乱的。

  为了不浪费每一次上车的机会,张凡在炎炎烈日下一站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一天晚上,张凡与朋友外出吃饭,偶遇教练,于是邀其一同赴宴。酒后,张凡将两包香烟塞到教练手中。

在家人的建议下,一个月前,李亚梅与几位学员一起,偷偷地把一个红包塞给了教练。第二天训练时,教练对他们几个格外热情,虽然她多次出现操作失误,但教练再也没有骂过她。但好景不长,半个月后,教练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和他打招呼,他不冷不热的,一出错就挨骂”。

  第二天,教练对张凡的态度明显好转,不但允许他第一个上车,而且每次还多辅导几分钟时间。

为了缓和与教练之间的关系,李亚梅和几名学员商定,每个星期凑钱请教练吃顿饭,或送点礼物。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5点,张凡都会准时起床,然后打车接教练吃饭、上班。训练结束后,还不忘将包里携带的几瓶矿泉水、绿茶等留在教练车里。

与李亚梅的经历不同,市民石军称,他考取驾照用时三个整月,在此期间,除了向教练让过几次烟外,从未请其吃过一顿饭,更未送过一分钱的礼。原来,石军报考驾照前,已经能熟练地驾驶车辆,这极大地节省了教练的精力和时间。

  脸难看

知情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中老年人、女性学员学车比较慢,而教练的奖金与学员考试的通过率挂钩,因此,教练比较喜欢手脚灵活或有一定基础的学员,讨厌中老年人和女性学员。

  一个“红包”买来教练半个月笑脸

遇到这些难带的学员,教练往往采取隐性歧视的方法,一般骂了几次后,一些学员会要求更换教练,另外一些学员则选取送红包、请吃饭的方式,以获得教练的善待和重视。不论最终出现哪一种结果,受益的都是教练。

  今年5月份,市民李亚梅在某驾校报了名。前段时间,她发现与本组其他学员相比,自己挨骂的几率明显高了很多。原因是她不爱运动,手脚的协调性较差,上车时总是手忙脚乱的。

缺场地

  在家人的建议下,一个月前,李亚梅与几位学员一起,偷偷地把一个红包塞给了教练。第二天训练时,教练对他们几个格外热情,虽然她多次出现操作失误,但教练再也没有骂过她。但好景不长,半个月后,教练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和他打招呼,他不冷不热的,一出错就挨骂”。

训练场地缺乏,每次学车都要打车

  为了缓和与教练之间的关系,李亚梅和几名学员商定,每个星期凑钱请教练吃顿饭,或送点礼物。

颍东区居民胡森去年9月份报考驾照,报名费3300元。今年5月份领取驾照后,胡森算了一笔账,为了学车,他总共花费五六千元。

  与李亚梅的经历不同,市民石军称,他考取驾照用时三个整月,在此期间,除了向教练让过几次烟外,从未请其吃过一顿饭,更未送过一分钱的礼。原来,石军报考驾照前,已经能熟练地驾驶车辆,这极大地节省了教练的精力和时间。

胡森告诉记者,由于工作原因,他的时间很不固定。为此,他与教练约定,每次练车时先通个电话。时间长了,胡森感觉很不好意思,教练也经常抱怨打电话麻烦。为此,胡森为教练充了四次电话费,每次100元。

  知情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中老年人、女性学员学车比较慢,而教练的奖金与学员考试的通过率挂钩,因此,教练比较喜欢手脚灵活或有一定基础的学员,讨厌中老年人和女性学员。

更多的麻烦来自日常训练。这两年,由于报考驾照的人数激增,很多驾校的训练场地严重不足。为缓解这一矛盾,一些驾校让教练员带着学员到开发区等偏远地方的空旷路段进行训练。

  遇到这些难带的学员,教练往往采取隐性歧视的方法,一般骂了几次后,一些学员会要求更换教练,另外一些学员则选取送红包、请吃饭的方式,以获得教练的善待和重视。不论最终出现哪一种结果,受益的都是教练。

这样一来,不会开车又赶时间的胡森,多数时候只能打车前往训练地点。几个月下来,仅打车费一项,胡森就花了一千多元。

  缺场地

“练车的地方不固定,今天可能是国际会展中心附近,明天又可能跑到抱龙桥附近。”采访中,胡森向记者连连抱怨。

  训练场地缺乏,每次学车都要打车

更为可笑的是,已经领取驾照两个月了,胡森几乎不敢在市区内开车。“驾校的训练完全为考试而设,开了几次车都出现了刮擦事故,赔了别人七八千元”。

  颍东区居民胡森去年9月份报考驾照,报名费3300元。今年5月份领取驾照后,胡森算了一笔账,为了学车,他总共花费五六千元。

退费难

  胡森告诉记者,由于工作原因,他的时间很不固定。为此,他与教练约定,每次练车时先通个电话。时间长了,胡森感觉很不好意思,教练也经常抱怨打电话麻烦。为此,胡森为教练充了四次电话费,每次100元。

几个月无法考试,费用退还不足一半

  更多的麻烦来自日常训练。这两年,由于报考驾照的人数激增,很多驾校的训练场地严重不足。为缓解这一矛盾,一些驾校让教练员带着学员到开发区等偏远地方的空旷路段进行训练。

颍东区农民秦飞在外打工多年,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展,老板要求他尽快考取驾照,以便驾车为他人送货。

  这样一来,不会开车又赶时间的胡森,多数时候只能打车前往训练地点。几个月下来,仅打车费一项,胡森就花了一千多元。

在朋友的介绍下,今年1月份,秦飞在阜阳一驾校报名参加B照的考试,当月科目一即通过测试。随后,他几次预考均顺利通过,但几个月过去了,秦飞迟迟不能参加科目二的考试。

  “练车的地方不固定,今天可能是国际会展中心附近,明天又可能跑到抱龙桥附近。”采访中,胡森向记者连连抱怨。

原来,由于该校报考驾照的学员较多,而我市的标准化考场一直没有建好,参加B照科目二考试的学员大量积压。考虑到自己在外地还有工作,秦飞要求学校退费。

  更为可笑的是,已经领取驾照两个月了,胡森几乎不敢在市区内开车。“驾校的训练完全为考试而设,开了几次车都出现了刮擦事故,赔了别人七八千元”。

学校经过计算,只退还秦飞近2000元的费用,不足报名费的一半。对此,学校解释称,这里面扣除了考务费、证件费、管理费等,并提供了相关的票据。

  退费难

“交钱容易退费难。”拿着这笔钱,秦飞感慨万千。采访中,不少学员都面临着这样的尴尬,犹豫在退费与不退费之间。

  几个月无法考试,费用退还不足一半

链接

  颍东区农民秦飞在外打工多年,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展,老板要求他尽快考取驾照,以便驾车为他人送货。

教练收“黑钱”被辞退

  在朋友的介绍下,今年1月份,秦飞在阜阳一驾校报名参加B照的考试,当月科目一即通过测试。随后,他几次预考均顺利通过,但几个月过去了,秦飞迟迟不能参加科目二的考试。

2010年11月1日,阜阳某驾校的一些学员到驾考中心参加机动车驾驶证科目三考试。有人以考试中心考官收钱能包过关为由,收了一部分学员的钱,并保证考官收钱后会对这些学员实行包过。得到消息后,交警部门立刻进行调查,发现是该驾校一名张姓教练收了5名学员的钱,共计3000元。

  原来,由于该校报考驾照的学员较多,而我市的标准化考场一直没有建好,参加B照科目二考试的学员大量积压。考虑到自己在外地还有工作,秦飞要求学校退费。

事情发生后,该驾校将教练私自收取的钱退还给5名学员,并向学员赔礼道歉。同时辞退了教练员张某某,并罚款3000元。交警部门也暂停受理该驾校考试业务,请其自查整改。

  学校经过计算,只退还秦飞近2000元的费用,不足报名费的一半。对此,学校解释称,这里面扣除了考务费、证件费、管理费等,并提供了相关的票据。

为了杜绝教练员“吃拿卡要”,阜阳市运管处制定了《阜阳市机动车驾驶培训教练员廉洁执教规定》,该规定下发至各驾驶员培训机构。《规定》共有七条,主要就是禁止教练员“吃拿卡要”。

  “交钱容易退费难。”拿着这笔钱,秦飞感慨万千。采访中,不少学员都面临着这样的尴尬,犹豫在退费与不退费之间。

从当年12月起,阜阳开展教练员专项整治活动,重点打击驾校内教练不规范的教学行为。对群众反映强烈、教学违规行为查实的教练员,严肃查处到位,绝不姑息,一定要将“吃拿卡要”、敲诈学员等性质恶劣的教练员清除出教练员队伍。

  链接

两年来,我市教练员队伍形象明显好转,整体素质明显提升,但少数素质较差的教练员给整个行业抹了黑,教练员“吃拿卡要”的现象依然见诸网络和报端,引发市民不满。

  教练收“黑钱”被辞退

  2019年11月1日,阜阳某驾校的一些学员到驾考中心参加机动车驾驶证科目三考试。有人以考试中心考官收钱能包过关为由,收了一部分学员的钱,并保证考官收钱后会对这些学员实行包过。得到消息后,交警部门立刻进行调查,发现是该驾校一名张姓教练收了5名学员的钱,共计3000元。

  事情发生后,该驾校将教练私自收取的钱退还给5名学员,并向学员赔礼道歉。同时辞退了教练员张某某,并罚款3000元。交警部门也暂停受理该驾校考试业务,请其自查整改。

  为了杜绝教练员“吃拿卡要”,阜阳市运管处制定了《阜阳市机动车驾驶培训教练员廉洁执教规定》,该规定下发至各驾驶员培训机构。《规定》共有七条,主要就是禁止教练员“吃拿卡要”。

  从当年12月起,阜阳开展教练员专项整治活动,重点打击驾校内教练不规范的教学行为。对群众反映强烈、教学违规行为查实的教练员,严肃查处到位,绝不姑息,一定要将“吃拿卡要”、敲诈学员等性质恶劣的教练员清除出教练员队伍。

  两年来,我市教练员队伍形象明显好转,整体素质明显提升,但少数素质较差的教练员给整个行业抹了黑,教练员“吃拿卡要”的现象依然见诸网络和报端,引发市民不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