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好伙伴

昨夜,送朵拉去参加她同学萱的生气聚会。

《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 年代:1937年 /
国家:美国 / 导演:戴维·汉德 /
配音:阿德里亚娜·卡塞洛蒂、莫罗尼·奥尔森

远远的,她们就在广场上迎接我们了。走近一看,一个身着天蓝色礼服的女孩,旁边簇拥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女孩,那个是萱吗?像是电影里的那个冰雪公主。

   近几年,《冰雪奇缘》《超能陆战队》《疯狂动物城》等动画让迪士尼一再打破票房纪录,同时又能拿奖拿到手软,不得不令人叹服动画片界中,这家94年历史的老牌公司依然魅力不减当年。80年前,迪士尼推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同时使用了Technicolor技术,令其成为了世界上第一部彩色动画电影。
     《格林童话》中的这个故事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一个肌肤洁白如雪、蓝衣黄群的公主,身边围绕着七个形色各异的矮人,糊涂蛋、瞌睡虫、害羞鬼、爱生气……那一句“从此之后,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也成为了迪士尼动画的固定收尾。虽说现在的动画片立意越发深刻,逐步涉及到代际关系、女权主义、政治形势等层面,但回看这部作品,却并不觉得它被时间淘汰。没一个角色依然那么鲜明立体、栩栩如生,他们的个性通过优美动听的音乐和流畅自然的肢体语言来表现,谐趣的片段层出不穷,歌曲也朗朗上口,而且它还发行了世界上第一张电影原声大碟,销量也是杠杠的。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的童年里没有优雅的白雪公主,那恐怕“女神”这个词就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

她们看到朵拉,马上拉起朵拉的手,把她拉到萱的身边。又小又矮的朵拉,现在萱的旁边,我头脑里立刻浮现了一个画面。

燃点
    第72分钟,那边老太婆谎称手里是个能许愿的苹果,诱使白雪公主吃掉毒苹果,而另一边七个小矮人和小动物们正拼尽全力赶回家中营救白雪公主。这组平行剪辑张弛有度,同时打破了“最后一分钟营救”的俗套,难怪有评论家会把它跟大卫·格里菲斯的《一个国家的诞生》相提并论,称它“打开了成人幻想电影之门”。

白雪公主和一个小矮人在一起,他们在灯光下嘻嘻哈哈干嘛呢?虽说朵拉是我的女儿,可是我丝毫不觉得这样说,有任何夸张。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女儿,长得又小又单薄,外表的任何一个方面,都远远低于她的同学。

图片 1

萱把她的长长的披风脱下来,包住朵拉,那群同学也拉起朵拉的手,她们一起向饭店走去。我失落之于又升起点点安慰,女儿虽其貌不扬,好歹有那么多朋友爱护她。

亮点
    第80分钟,王子骑着白马而来,见到棺材里躺着个美人儿,就不由分说上来就亲一口。这一言不合就亲嘴儿的节奏,在孩子看来是纯洁美好的,可成人眼中却被套上了“恋尸癖”的嫌疑。唉,那是不是钟爱灰姑娘的那位王子有恋脚癖呢?

近8点的时候,我去接朵拉,顺手帮萱和她的同学拍了几个相片。在那么多高高低低瘦瘦胖胖的孩子中,萱如一朵百合,亭亭玉立在小花小草中。浅蓝色的裙子,映射着她明朗精致的五官,我都醉了,那是一个多么令人着迷的女孩!她的明天,是国际模特?是影视巨星?是享誉全球的世界小姐?

图片 2

回来的路上,朵拉自然而然问到这个话题,她小小的心里敏感多多、心眼多多。

加我微信jingyurizhi

“妈妈,萱萱是我们班身材最好的人,长得又漂亮,学习也很好,我什么都比不过她。”朵拉满脸期待,她是不是希望自己就是萱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鲸鱼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心里,我已经为萱的美貌和大方折服了,可是在嘴上,我如实说,朵拉小小的心眼会否变得更小?

……我说了很多鼓励孩子的话,说了上帝是公平的,关闭一扇窗的同时,也帮你打开一扇窗。如果我们身上有不足的地方,好好去努力,就可以赶上了。

朵拉似懂非懂,最后高兴地拉着我的手,一路哼着歌回家了。教育中,我总扮演那个打气的人,孩子害怕那么多、非常渴求认同,也许这就是独生子女的弊病吧!

一直希望两个孩子,现在依然只有一个。我不是说自己生,我是希望领养一个。那么,等我们老了时,朵拉会有一个同龄的姐妹兄弟,和她共同经历人生,会在某些时候可以商议。我呢,会当那个自己认为最好的妈妈,给予他们全部的爱。

我和弟弟,虽然话不多,彼此也很少联系,然而当在一起时,我们总是那么和睦,思想总是那么默契,犹如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这么多年来,在我失意落魄时,他安慰我,在他迷茫时,我给他打气。这就是兄弟姐妹之爱,不可比拟。

而朵拉,一点都不喜欢有兄弟姐妹,她说害怕他们分走爱。那只是她的表面,其实,在和小朋友一起时,她有多快乐有多疯狂!

所以,我心中一直存在这样一个梦,愿朵拉有一个共同成长的兄弟姐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