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情感专栏作家,他们痴迷于给读者解决疑难杂症,仿佛能感知到世间所有痛苦。到最后,他们不得不借助想象,编一些高难问题来自问自答。
当然,感情的困惑,人人都有。可是,一个人的痛苦,其他人可以移位思考,却无法代为承受。
也有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很多问题的产生,其实不过是希望痛苦能被感受到,提问者想要的,根本不是阿猫还是阿狗来解答。包括一些影视作品所表达的,时下从国外接力到国内的冰桶挑战,它们的出发点一样,痛苦要求被感受到,哪怕它们是一种奢望的表现。
《星运里的错》,老掉牙的绝症题材。说它老掉牙,因为观众都知道,不是A死就是B亡,大限摆在那。但,这部电影不只有插曲个不停的小清新,我以为它会放一堆梁静茹《会呼吸的痛》之类的歌;它也不完全依靠演员外形所取胜,譬如加斯·范·桑特拍摄同类题材《悸动的心》,总之,还是拍出了一些新意,秒杀韩国白血病影视剧。
影片塑造了两个不太一样的主人公,他们没有把痛苦绝望或坚强奋发写在脸上,不走极端,也不灌心灵鸡汤。去掉那个氧气瓶,去掉那段机械腿,他们根本就不像奄奄一息的癌症病人。身为非正常人,他们却拥有着比正常人还强大的健全人格,知道关怀朋友,善待身边人。把他们中的一个敲碎,把这段感情砸碎,那么,这就是一个高明的悲剧。
作为小清新风格的片子,《星运里的错》调子明亮鲜艳,台词通透。比如那个双目失明的朋友,他和女朋友说了数以万次的“永远”,一转眼,承诺就踩成了满地碎片。多数人在许下承诺时,并不知道承诺意味着什么。片中配角人物也鲜有悲戚戚的,不说双方家长的通情达理。就说《无比美妙的痛苦》的作者,他先是充当了女主角的精神寄托,紧接着变成了面目可憎的混账人物,也是一处妙笔。
经过海量影视剧的洗礼,许多观众变得讨厌俗套,因为俗套意味着不新鲜,陈腔滥调。可事实上,俗套不可怕,俗套最有效。“孩子,你可以选择放手”,这是我们熟悉的煽情方式,效果也很奏效,真实但略显俗套。
《星运里的错》做的最好地方就是它会让你暂时忘记这是一部绝症题材,开导失恋朋友、坐飞机去旅行,细节真实有趣,没有抽离于现实,更不会让观众也置身于压抑的ICU。别的先不说,能在跨国旅行发现彼此依然搭调投缘的情侣,他们不能在一起,简直没有天理。与此同时,影片也跟观众开了个小玩笑。所有人都注意到,女主人公突然病发,又达成了愿望,好像做好了一切赴死准备。岂不料,剧情突然急转直下,俗套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了,但观众早已原谅这一切。
死亡并不是终结,这是《星运里的错》要说的。无论谁先走,主人公都相信,彼此出现在对方的生命里是有意义的。不是说,恋人走了,余者就失去了爱人的资格。同样的,女儿走了,母亲就失去了作为母亲的意义。影片极力想要打破这些陈旧观点,提倡一种坦然、积极向上的生命价值观。死亡得让生者更好的前行,每个人存在于世上都是有意义的。
在很多电影里,绝症的出现和意义,那也不过是为了强化爱情消逝的痛苦。《星运里的错》很好地平衡了二者的关系。因为爱情的出现,他们的生命变得更有意义。因为生命的终结,他们的爱情更加无法被遗忘。
作为一部面向年轻族群的电影,《星运里的错》有许多小花招,比如先前有朋友热议过,如何在电影里表现发手机短信。因为手机不仅是虚拟的社交网络,同时还侵入到现实生活中,它跟电脑一样(片中出现了众多的看片镜头),在年轻人的生活中占据着越来越高的时间比重。影片就用了有趣的字体形式,还能表现人物的内心情感(像阿姆斯特丹的突然成行),这些文字内容不仅减少了冗余的镜头,也令演员的表演更加完整。【中国新闻周刊】

无数人觉得幸福快乐才是能力,殊不知能感受到痛苦也是能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木卫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人最大的痛苦就是想要一直快乐!

体验快乐,快乐就走了

体验痛苦,痛苦也会走

不执着快乐也不执着痛苦

无所谓快乐或痛苦,珍惜即可!

相关文章